微信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
當前位置: 首頁 >> 正文

中国鲜为人知的民间航海史 汪大淵下“西洋”

发表:2017年12月13日 10:01     点击率:


在探索海洋世界方面,中國古代是走在世界前列的,《新唐書》記載的“廣州通海夷道”遠至非洲。當然,最有名的是鄭和七次下西洋,《鄭和航海圖》是世界上現存最早的航海圖集,其中明確標明了南沙群島(萬生石塘嶼)、西沙群島(石塘)、中沙群島(石星石塘)。不過,鮮爲人知的是,在鄭和之前,元代還有個叫汪大淵的航海家,他寫了一本書,名叫《島夷志略》,記載了他海外遊曆的見聞,其中就包括菲律賓,也包括現在的澳大利亞。

中国鲜为人知的民间航海史 汪大淵下“西洋”

中國科技館展出的中國古代福船模型

汪大淵,字煥章——這是一組從字面到內涵上都足夠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名字。“煥章”二字或許取自《論語·泰伯》中“煥乎其有文章”一語。遺憾的是,名字雖然流傳下來,但名字的主人卻生平事迹不詳,甚至連確鑿的生卒年月、出生地也無從得知,後人考證其出生于1304年。雖然號稱“西江”“豫章”人,但各個版本的南昌方志中,仍舊找不到他的名字、事迹或詩文。究其原因,可能汪大淵作爲民間航海家,其個人的經曆難入古代官史。不過,但他的《島夷志略》被《四庫全書》收錄,這給後人研究中國古代的航海事業提供了難得的素材。

汪大淵的海上旅程,或許和同時代千百位在海浪中謀生的舶商沒什麽本質區別。不同的是,汪大淵懷著不同尋常的好奇心,用文字記錄下各種詭異。于是,他的《島夷志略》充滿了“可怪、可愕、可鄙、可笑之事”。汪大淵自稱這些事情:“皆身所遊覽,耳目所親見。傳說之事,則不載焉。”

身世不明的小人物

汪大淵名列中國航海史、中西交通史等領域,是中國地理學史上不得不說的地理學家兼航海家。

中国鲜为人知的民间航海史 汪大淵下“西洋”

汪大淵

但是,关于汪大淵的生平事迹,只是隐约见于《岛夷志略》的序跋和正文片段中。汪大淵是小人物,明代官修《元史》中没有传记,甚至不愿意在他的名字上浪费笔墨。在修撰正史的这帮笔杆子看来,汪大淵和身边的阿猫阿狗一样,都是不值得书写的小人物。

因为是小人物,所以汪大淵以与大人物交往为荣,未免要借大人物的名气抬高自己。汪大淵《岛夷志略》提到的大人物有两个。一个是给他作序的张翥(1287年至1368年),另一个是名列元代“儒林四杰”及元诗四大家之一的虞集(1272年至1348年)。

张翥的学术、诗文,在元代算得上一流,官也当得足够大,给汪大淵作序时还是翰林修撰,后来则官拜河南行省平章政事、翰林学士承旨。张翥在《岛夷志略》序言中说“焕章将归,复刊诸西江,以广其传,故予序之”,这里的“西江”是南昌的别称。也就是说,汪大淵想在自己的老家重新刊刻《岛夷志略》,为了扩大影响,所以请张翥作序加以宣扬。

虞集在元代文坛上的地位要远远高于张翥。汪大淵虽然没有能请他作序抬高身价,但在书中“大佛山”一节提到了他与虞集的交往。不过,虞集似乎并不把汪大淵不辞辛苦带回的珊瑚树当回事。虞集有数部诗文集传世,今人辑有《虞集全集》,收录诗文过万首,其中充斥唱酬应和之作,但是也找不到汪大淵的名字,更没有提汪大淵不辞辛劳带来的奇珍异宝。

至于汪大淵的身份,有人说“他可能是一个从事海外贸易的舶商”,也有人说他“为船主或客商担任文墨工作”。如果回到历史场景,元代外贸船队的人员一般包括舶商、船主、纲首、事头、火长、梢工、碇手等。在这些名头中,肯定有一个适合汪大淵。至于航海家、旅行家等名号,不过是今人毫不吝啬的馈赠。

据史记载,汪大淵的家乡自唐代以来,便是造船基地和水上交通良港。唐贞观时期,朝廷命洪州(南昌)造海船,这种船可载六七百人或500吨货物。到了南宋,所造的“杨么车船”则可载上千人。明永乐年间,江西工匠也到南京参加郑和“大宝船”的建造。可以说,家乡航运业的发达,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汪大淵的奇幻漂流之旅。

漂洋在島夷世界

“泉州”这个城市和汪大淵有着解不开的渊源。元代的泉州,绝非今天这座屈居于福州、厦门之下的闽东南城市可比。泉州在元代港口中的地位首屈一指,用元代人吴澄的话说就是“番货远物,异宝奇玩之所渊,殊方别域富商巨贾之所窟宅,号为天下最”。马可·波罗、伊本·拔图塔等西方来华游历者,均对泉州大加颂扬。

作爲最大的外貿港口,元朝在這裏設置市舶提舉司。伊本·拔圖塔說規模最大的中國船只“只在中國的刺桐城建造”,可見泉州是當時的造船業中心。既有專門行政機構,又有高水平造船工業,泉州當然是理想的外貿港口。

传统时代的外贸商船,没有发动机,人力也无法驾驭硕大的船体,凭借的唯一动力就是风。风有周期性,盛行风向随季节变化,也就是季风。于是,“诸处舶商,每遇冬汛北风发船……至次年夏汛南风回帆。”可以想象,元代某个冬天的泉州港码头上,在挂满帆,拉起锚的商船上,人头攒动中就有汪大淵的身影。

从泉州南下,顺风顺水两昼夜就可达到澎湖列岛,下一站就是琉球(今台湾)。《岛夷志略》全书分节记录了南洋诸岛及印度洋沿岸的99个地区或国家。此外,《岛夷志略》还附带提及若干邻近地区。两者合计,全书记录的地区或国家名称超过220个。这些地区或国家,东起菲律宾,西至非洲桑给巴尔岛。王成组先生对这99个地名的分布进行了分类统计,就范围之广、路程之远、记录之详而言,汪大淵《岛夷志略》的价值是不容低估的。在正统的地理学史研究中,《岛夷志略》被赋予两项发明权:其一,古代中国人对桑给巴尔地理的详细认识首推汪大淵;其二,最早使用“东洋”、“西洋”地域概念的也是汪大淵的《岛夷志略》。

汪大淵给我们呈现出的奇幻岛夷世界,是由99个区域构成的。在王成组看来,这些区域有的是具备通航条件的港口,剩下的似乎只是避风港,还有极少数是大小不一的岛屿。那么,在这港口、避风港、岛屿密布的海上,哪些岛夷才有资格写进志略呢?其实,汪大淵有一个标准,那就是只有出产“异产”,具有经济价值,足以建立买卖关系的地方才值得写。《岛夷志略》提到的众多地名,之所以仅仅罗列名称,原因无外乎“无所产,舶亦不至”。有些地方,显然是是非之地,动辄有性命之忧。但因为既有物产可以购买,又需要从舶商那里采购商品,所以商船不得不去,汪大淵也就不得不记录在案。

这些高风险地区颇有几个。例如,占城(今越南中部)“俗喜侵略。岁以上下元日纵诸人采生人胆,以鬻官家”;暹(罗),“俗尚侵掠”;重迦罗,“不事耕种,专尚寇掠”;毗舍耶,“俗尚虏掠”;龙牙门,“俗好劫掠”;昆仑,“舶贩西洋者,必掠之”;喃巫哩,“俗尚劫掠”。今天活跃在亚丁湾的索马里海盗如果读到《岛夷志略》,一定会热泪盈眶对着镜头说:“原来我的前辈、我的知音都在这本书里啊!”这99个地区或国家的大名单确定后,接下来就要进入细节,描摹每一块土地的个性。否则,《岛夷志略》就成了干巴巴的《岛夷地名录》。 (文/丁超)

■補白

中國古代民間航海家

提起中國古代航海家,鄭和盡人皆知,事實上,除了鄭和之外,中國古代還曾湧現出多位民間航海家,他們也給中國航海史留下了寶貴財富。

杜環:航海歸來的戰俘

在汪大淵的《岛夷志略》之前,唐朝有个叫杜环的旅行家,他写过一本名为《经行记》的书,着意描述他从耶路撒冷启程,经过埃及、努比亚到埃塞俄比亚的阿克苏姆王国的见闻,涉及亚非若干国家的历史、地理、物产和风俗人情。可惜的是,《经行记》已失传,仅有后人摘录的千余字得以留存。

杜環之所以踏上“旅行”的道路,源于唐朝對外戰史中著名的恒羅斯之戰。在那場大唐與大食(阿拉伯帝國)的戰役中。唐將高仙芝長途奔襲700裏,最終被大食援軍包圍,慘敗後杜環被俘,流亡大食12年,成爲第一個到過北非並有著作的中國人。公元762年夏,杜環結束了其遊曆生涯,從埃塞俄比亞馬薩瓦港踏上回國的征程,到波斯灣後搭上了大唐的商船,隨商船在廣州登岸,回到了他闊別多年的中國。由此可見,唐朝對外的海上貿易已經非常發達了。據史料記載,唐代從廣州出發到波斯灣和東非以及歐洲的海上航線,全程約14000公裏,這是16世紀以前世界上最長的遠洋航線,充分顯示了中國古代在航海方面的領先地位。

海商家族楊氏三代

元朝,朝廷制定海外貿易制度——政府出船出錢給商戶,承擔經營風險,然後收取利潤的七成。在這樣的優惠政策下,海商家族“楊氏三代”出現了。

楊發領浙東西市舶(海上貿易機構,也可稱爲海關)總司事,他兒子楊梓早年從事對日本、高麗和南洋貿易。後來,因熟悉南中國海路和東南亞風情,參加了元軍入侵爪哇的海上戰爭,爲元廷海上遠征軍出錢出船,並親任遠洋導航。楊梓征戰歸來,受封爲安撫總司,後任杭州路總管,是海商海軍兼而有之的航海家。楊梓的兒子楊樞19歲遠赴印度洋經營海外貿易,歸來在波期灣停泊時,巧遇波斯合贊王派出使中國的那懷等人一行,那懷于1303年平安到達中國,在大都觐見元成宗後,請求乘楊樞的海船返回波斯。1304年(大德八年)初冬,季風盛吹,楊樞護送那懷一行出發,風暴一再掩滯行程,直到1307年大家才安全抵達波期灣忽魯模斯港,完成使命。楊樞的勇氣和毅力爲後人所稱道。

法顯從海路取經歸來

在中國佛教史上,西行取經的和尚中,東晉的法顯名氣雖無法和後來的玄奘相提並論,但他的經曆甚至比玄奘還要傳奇,他65歲時從陸路西行取經,取經成功後,從海路只身歸國。

东晋义熙七年( 411年)八月,法显完成了取经求法的任务,坐上商人的大舶,循海东归。舶行不久,即遇暴风,船破水入。幸遇一岛,补好漏处又前行。就这样,在危难中漂泊了一百多天,到达了耶婆提国(今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岛,一说爪哇岛)。法显在这里住了五个月,又转乘另一条商船向广州进发。不料行程中又遇大风,船失方向,随风飘流。正在船上粮水将尽之时,忽然到了岸边。法显上岸询问猎人,方知这里是青州长广郡(山东即墨)。法显前后共走了三十余国,历经13年,历经艰辛,回到祖国时已经78岁了。正如他后来所说的:“顾寻所经,不觉心动汗流!” (文/杨昌平)

上一條:世界著名航海家 麦哲伦
下一條:鄭和和他的航海圖

關閉

  • 山東省日照市東港區山海路369號
  • 院办:0633-8672001 招生电话:0633-8672222 8672345
  • 學院郵箱:[email protected]
  • 微信公衆號

  • 新浪微博

  • 抖音號rzmevc

Copyright 2015-2019 日照航海工程职业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21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