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
當前位置: 首頁 >> 正文

世界八大航海家 詹姆斯·库克

发表:2019年02月28日 09:04     点击率:
詹姆斯·库克在1728年11月7日(即旧制儒略历的1728年10月27日)生于英国约克郡马顿(Marton,今米德尔斯伯勒市郊),他在当地的圣库斯伯特教堂受洗,教堂的登记册上现时仍载有他的名字。库克在家中八名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二,他的父亲同样名叫詹姆斯·库克(1694年-1779年),原籍苏格兰凯尔塞附近的艾德纳(Ednam),任职农场工人;母亲名叫格雷丝·佩斯(Grace Pace,1701年/1702年-1765年),来自约克郡蒂斯河畔索纳比(Thornaby-on-Tees)。
在1736年,库克的父亲获聘到位于大艾顿(Great Ayton)的艾雷霍姆兹农场(Airey Holme)工作,库克一家遂迁到那里居住。在农场主人托马斯·史考托(Thomas Skottowe)出钱帮助下,库克得以在当地波斯特盖特学校(Postgate School)接受五年教育。
在1741年,库克离开学校,返回农场协助已升任农场主管的父亲工作。在闲余的时候,他会走到附近的罗斯伯里山(Roseberry Topping)享受独个儿的空间。库克的父母在晚年居于1755年落成的库克小屋(Cooks' Cottage),小屋原本位于大艾顿,但于1934年拆卸和移筑到澳洲墨尔本作永久保留。历史学家普遍认为库克未曾居于小屋,但相信他曾到小屋作客。
在1745年,时年16岁的库克搬到32公里外的渔村斯特尔兹(Staithels)生活,并在威廉·桑德逊(William Sanderson)开设的食品杂货和针线用品店内担任见习店员,有历史学家相信库克是从那里开始对扬帆出海产生兴趣的。库克任职18个月后认为自己并不适合店务工作,结果在桑德逊的引荐下,他转到邻近的港口市镇惠特比(Whitby)投靠约翰·沃克(John Walker)和亨利·沃克(Henry Walker)两兄弟。
沃克兩兄弟是貴格會教徒,他們除了從事煤業貿易,也是惠特比有名的船主,他們的故居更在1986年被改建成爲庫克船長紀念博物館。受沃克兩兄弟雇用,庫克起初在他們細小的船隊中任職商船隊見習學徒,負責定期往返英格蘭沿岸各地運載煤炭。庫克花了好幾年的時間在自由愛號( Freelove)運煤船和其他運煤船上,遊走于泰因河和倫敦之間。作爲見習學徒受訓的一部份,他還學習了代數學、幾何學、三角學、航海和天文學各方面的知識,這些技能對他日後指揮自己的船只均有莫大的幫助。
完成爲期三年的見習學徒訓練後,庫克轉到往返波羅的海的商船工作。在1752年通過考試後,他在商船隊中屢獲擢升,並在同年出任雙桅橫帆運煤船友誼號( Friendship)的大副。
在1755年,英國准備動員參與七年戰爭,盡管庫克剛剛獲擢升爲友誼號船長,但他在任不出一個月,便選擇投身皇家海軍。在同年6月7日,庫克正式于倫敦沃平加入皇家海軍,雖然要從頭由低做起,不過他明白在軍中服役的晉升機會更多更快,因此也不是沒有好處。
海軍生涯
加入皇家海軍後,庫克最先在HMS鷹號(HMS Eagle)任職大副。
在1755年10月至11月,他參與鷹號分別捕獲和擊沈一艘法國戰艦的行動,並在事後獲指派兼任水手長。
在1756年3月,他首次臨時執行指揮職務,負責在鷹號巡弋期間,擔任附屬單桅快速帆船庫魯撒號( Cruizer)的船長。
在1757年6月29日,库克在特福德(Deptford)三一府(Trinity House)通过航海长考试,让他取得资格掌管和驾驶英王舰只。在同一月,他加入HMS索尔贝号(HMS Solebay)担任海军上校罗伯特·克雷格(Captain Robert Craig)的航海长。不久以后,他在同年10月转到HMS彭布罗克号担任航海长,在北美一带服役。
当时正值七年战争,库克在1758年参与英方海陆军的联合军事行动,从法军手上成功夺取路易斯堡堡垒,翌年,他又先后参与了魁北克围城战役和亚伯拉罕平原战役。由于库克在军中展现出测量学和地图学方面的才能,因此他负责在围城战役期间绘制圣劳伦斯河河口大部份地区的地图,好让英方陆军主将詹姆斯·伍尔夫(Zames Wolfe)随后在亚伯拉罕平原展开有名的突袭。
英方在七年战争取得胜利后,擅于测绘的库克在1760年代还获纽芬兰总督托马斯·格雷夫斯(Thomas Graves)聘任为海事测量师,负责为纽芬兰岛参差不齐的海岸制作地图。他最初于1763年至1764年测量该岛西北岸,随后在1765年至1766年测量比尔仁半岛(Burin Peninsula)至雷角(Cape Ray)的南岸地区,最终在1767年完成西岸地区。在五年时间当中,库克为纽芬兰海岸绘制历来首批大规模和精确的地图,他不时游走于英国和纽芬兰两地之间,春夏两季的时候负责测量地形,踏入秋冬以后就乘船返回英国,并在途中绘制航海图。
庫克在測繪期間經常需要抵受惡劣的天氣和環境,在當地的實地工作也進一步磨練和提升他在測繪方面的熟練技巧,使他獲得海軍部和皇家學會的青睐。由他繪制的紐芬蘭地圖甚至成爲此後近200年來船只出入該地的主要參考,一至到20世紀才被更新和更精確的地圖取代。庫克在紐芬蘭嶄露頭角,正值英國積極向海外探索的時期,這使他能夠把握機遇,在日後的航海事業上取得更大的成就。事實上,庫克也是一個抱有大志和野心的航海家,就在他完成紐芬蘭的任務後不久,他在日記爲自己寫下了以下的一句目標:
“我打算不止于比前人走得更遠,而是要盡人所能走到最遠。”
(I intend not only to go farther than any man has been before me, but as far as I think it is possible for a man to go.)
三下太平洋
第一次探索(1768年-1771年)
库克在1767年11月15日返回英国,碰巧皇家学会正计划派出考察船前往太平洋协助观测金星凌日的天文现象,以求计算出地球与太阳之间的距离,时年39岁的库克遂在1768年获皇家学会聘用为考察队指挥,并在同年5月25日获擢升为海军上尉。皇家学会原拟派出地理学家亚历山大·道尔林普(Alexander Dalrymple)为考察队指挥,但碍于考察船由海军部提供,而海军部又要求指挥一位由皇家海军军官出任,结果库克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庫克的考察隊在1768年8月25日乘坐HMS奮進號從英格蘭普利茅夫出發,向西橫越大西洋後,經南美洲南端合恩角進入太平洋,最終在1769年4月13日抵達位于大洋洲的大溪地。雖然庫克在大洋洲期間主要逗留于大溪地,但也到訪了附近多個大洋洲島嶼,並把各個島嶼統稱爲社會群島。在大溪地,庫克一行與當地島民建立起良好的關系,他們在島上架設觀察台,並在6月3日觀測金星淩日,然而,該次觀察結果並不如原先預期般准確和成功。
观察结束后,库克拆开由海军部发出的密函,根据指示接受考察队的秘密任务,就是要在南太平洋寻找广阔且“未知的南方大陆”(即现今所知的南极洲)。库克与奋进号在1769年8月离开社会群岛向西进发,约两个月后于10月6日抵达新西兰,新西兰这个地名源于荷兰文“Nova Zeelandia”,经库克繙译后,地名遂以英文正名为“New Zealand”。
庫克抵達新西蘭後隨即作環島航行,雖然他證實了新西蘭不是傳說中的南方大陸,但卻因此成爲曆來首位環繞新西蘭航行的航海家。除此之外,他還得以繪制新西蘭全域的海岸線,制成的地圖相當准確,只有些微的錯誤。探索新西蘭期間,經庫克命名的地方衆多,當中包括波特蘭島、貧窮灣、豐盛灣、霍克灣、水星灣和南阿爾卑斯山脈等地。庫克證實了分隔開新西蘭北島與南島的庫克海峽並不是前人所以爲的海灣。不過,庫克駛經新西蘭最南端的時候,卻把那裏的島嶼誤認爲是接壤南島的一個海岬,並將之命名爲“南岬”,這處地方即爲後人所知的斯圖爾特島。
庫克一行在新西蘭五個多月,期間曾與當地毛利人接觸,一直到1770年3月31日,他們駛離新西蘭,繼續往西探索,終于在4月19日抵達澳洲大陸東南方海岸(今澳洲新南威爾士省一帶),立下歐洲人首次抵達澳洲東岸的創舉。庫克有感當地景致與威爾士南部格拉摩根郡(Glamorganshire)相似,遂將之命名爲新威爾士,後來又改爲新南威爾士。
在4月23日,库克在周记中纪录了他在波尔利角(Bawley Point)附近的布鲁舒岛(Brush Island)岸边直接见到澳洲原住民的情况,他写到:“……他们的颜色像相当深色或黑色,但我可不知道这究竟是他们真正的肤色,抑或是衣服的颜色。”在4月29日,库克与随员在现称为科内尔半岛(Kurnell Peninsula)的岸边正式着陆,由于随船植物学家约瑟夫·班克斯和丹尼尔·索兰德在该处发现不少独特的物种,因此库克又将该处命名为“植物湾”(Botany Bay)。在那里,库克还首次与一名叫格威盖尔(Gweagal)的原住民进行接触和交流。
從植物灣離開後,庫克一行人乘奮進號向北進發,但旅途不太順利。在6月11日,奮進號在大堡礁一處淺灘觸礁受損,隨後又于6月18日誤進一處河口。連串事故使奮進號船身嚴重受損,被迫待在一處海灘(今奮進河河口的庫克鎮港口附近一帶)上進行修理,使整個航程延誤近七個星期。奮進號維修過後重新出發,駛經澳洲北端的托利斯海峽,親自證實了澳洲大陸與新幾內亞並不相連。
未几,库克于8月22日在澳洲北端登陆新发现的占领岛(Possession Island),并以英王乔治三世之名宣布该岛与整个新南威尔士为英国领土。此后,库克一行转往巴达维亚(今印尼雅加达),但不少船员在当地感染疟疾死亡,几经波折,奋进号最后途经好望角和圣海伦娜岛,终于1771年6月12日返抵英格兰唐斯(The Downs)。
库克在一次旅程中记录了逾5,000公里的海岸线,返国他把自己的周记出版成书,一时为科学界所重视,不过在坊间,出身名门的随船植物学家约瑟夫·班克斯则比库克更有名气。班克斯甚至一度希望取代库克指挥第二次的探索旅程,但最终在旅程开始前选择退出。班克斯退出后,约翰·雷茵霍尔德·福斯特(Johann Leinhold Folster)及其子格奥尔格·福斯特遂取而代之成为第二次旅程的随船科学家。
第二次探索(1772年-1775年)
從第一次探索返國後不久,庫克就在1771年8月29日獲擢升爲海軍中校。翌年,庫克再次受皇家學會所托,展開第二次航海旅程,探索傳聞中“未知的南方大陸”。在第一次探索中,庫克已經證明新西蘭並不接壤任何大陸,而雖然他幾乎勘察了整個澳洲大陸東岸,但從測繪的資料所得,澳洲大陸的規模仍然不及那塊神秘大陸,因此那塊大陸是否存在,在當時仍然是一個謎。一般相信,如果這塊“未知的南方大陸”是存在的,就應該比澳洲大陸位處更南的地方,而亞曆山大·道爾林普等皇家學會成員則始終相信,這塊南方大陸是確實存在的。
这次旅程除了由库克指挥的HMS决心号(HMS Resolution)带领外,还由托拜厄斯·弗诺负责指挥伴舰HMS探险号(HMS Adventure)同行。在1772年7月13日,两舰从普利茅斯出发,与上一次不同,这次库克向东途经好望角前往太平洋,而且还设法靠南航行,以求发现南方大陆,这使得船队在1773年1月17日创下横跨南极圈的创举。可是不久以后,决心号和探险号在同年2月9日于南冰洋因为大雾而分道扬镳,结果两船到5月17日才于新西兰夏洛特王后海湾(Queen Charlotte Sound)的预定会合点重新会合。在失散期间,弗诺的探险号曾驶往塔斯曼尼亚一带,而库克的决心号则驶过新西兰南岛西南岸,期间在1773年3月发现乔基岛,并为该岛绘制地图。
决心号与探险号重新会合后于1773年8月抵达大溪地补给,此后向西进发,于9月转抵一处曾经有西班牙和葡萄牙航海家到访过的群岛,他把这个群岛命名为赫维群岛(即库克群岛旧名)。在10月,库克一行还到访了汤加,更因岛上土著友善热情而获库克称之为“友谊群岛”(Friendly Islands)。
不過,決心號和探險號從湯加返回新西蘭途中遇上風暴,于10月30日再度失散。庫克本來與弗諾約定在夏洛特王後海灣會合,但先到的庫克在11月26日決定先行離去,而後到的弗諾要到四天以後的11月30日才抵達會合點。未能會合庫克的弗諾唯有指揮探險號啓程返國,但船員在動身起程前與當地毛利人發生爭執,造成部份船員死亡,探險號最終在1774年7月14日返抵英格蘭。
庫克的決心號離探險號而去後,繼續在茫茫大海中試圖尋找南極洲大陸。在1773年12月,決心號第二度進入南極圈,隨後于1774年1月26日第三度駛入南極圈,並于1月30日成功駛至南緯71度10分離南極洲不遠的海域,成爲整個18世紀中航海家所到過最南的地方。可是,未有找到南極洲的庫克在這時卻因爲天氣環境惡劣而決定折返,使尋找神秘大陸的希望落空。此後,庫克決定待在太平洋地區,以便南半球夏天來臨的時候可以再度南下探索。
这个时期的库克游走于大洋洲多处地方,他在1774年2月到访复活节岛后,旋于3月转到马克萨斯群岛,以及在4月重返社会群岛和大溪地。在6月,库克成为首位发现纽埃的西方航海家,他虽然多次尝试登岸,但均被岛上怀有敌意的岛民阻止,结果库克把该岛命名为“野人岛”(Savage Island),并只好返回附近的汤加补给。在1774年7月,库克转抵曾经有欧洲航海家到访的瓦努阿图,而且以苏格兰的赫布里底群岛,把群岛命名为新赫布里底。不久以后,库克在1774年9月成为首位发现新喀里多尼亚的西方航海家,库克选用的地名则取材自苏格兰古地名喀里多尼亚。在同年11月返回新西兰夏洛特王后海湾前,库克还在途中于10月10日发现诺福克岛,诺福克岛以他的其中一位赞助人第九代诺福克公爵夫人命名,可是库克命名的时候,还不知道公爵夫人早已于1773年逝世。
在1774年11月,库克的决心号从新西兰出发,向东驶经南美洲南端合恩角进入大西洋,途中在1775年1月17日抵达位于南大西洋的南乔治亚岛。该岛事实上早于1675年已由英国商人安东尼·德拉罗雪(Anthony de la Roché)发现,但库克等人则是首批登陆该岛的西方人。库克抵达后,他不单宣布该岛为英国领土外,还负责勘查和绘制了该岛的地图。除了南乔治亚岛外,库克又以其随员查尔斯·克拉克(Charles Clerke)的名字,把附近新发现的礁岛命名为克拉克礁岛(Clerke Rocks)。在1月31日,库克进一步发现多个细小岛屿,于是以第一海军大臣兼其航海探索赞助人三明治勋爵的封号,把群岛命名为“桑威奇领地”(今南桑威奇群岛)。南乔治亚岛与桑威奇群岛是库克在整个旅程到访的众多岛屿中,唯一一处覆满冰雪的岛屿。
横越南大西洋的库克在1775年3月21日抵达开普敦桌湾,在当地停留五周以维修决心号的索具后,决心号途经圣海伦娜岛和费尔南多·迪诺罗尼亚群岛,最终在7月30日返抵英格兰朴茨茅夫,时间比探险号足足迟了一年回国。尽管库克返国后提交的报告令人们对发现“未知的南方大陆”的憧憬沉寂下来,但他在第二次航海的其中一项重要成就,是成功运用由英国钟表匠拉科姆·肯德尔(Larcum Kendall)制作的K1型经线仪制作精细的航海图。这部经线仪让库克在航海途中更精确地计算自己的所在经度,而他在航海日志中更是对肯德尔的K1型经线仪赞口不绝。库克运用这部经线仪制作了不少相当精确的南太平洋航海图,这些航海图一直到20世纪中期仍为航海人士所使用和信赖。
库克返国后于1775年8月9日获进一步擢升为上校舰长(Post-captain),时年47岁的他还获准从皇家海军荣誉退役,并在格林尼治荣军院荣任第四上校。不过,库克一心继续航海事业,因此他只有勉强接受荣誉退役的安排,但他同时要求将来如果获召出海,可以随时卸下荣军院的职务。这个时候的库克已不止于为海军部所赏识,他除了在1776年2月29日当选为皇家学会院士外,同年还获学会颁授科普利奖章,以表扬他对科学界的贡献。两次的航海经历令库克逐渐成为英国家传户晓的航海家,著名画家纳撒尼尔·丹西尔-霍兰(Nathaniel Dance-Holland)为他作画、传记作家詹姆士·包斯威尔为他设宴,在上议院的辩论中,他甚至被高门世族誉为“欧洲第一航海家”。虽然如此,库克始终不愿长时间待在国内,在1776年,他终于第三度获得机会出发前往太平洋,获指派寻找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西北航道,库克在这次旅程负责向东进发,由太平洋前往大西洋,而另一支船队则从反方向向西进发,由大西洋前往太平洋。
第三次探索(1776年-1779年)
库克的第三次航海旅程是他人生最后一次航海旅程,如前所述,虽然他的真正任务是要寻找西北航道,但一般的普罗大众却所知不多,只以为他的任务是要把随HMS探险号带来英国的土著欧迈(Omai)送回大溪地。在这次旅程,库克再一次负责指挥HMS决心号,而他的随员查尔斯·克拉克则指挥伴舰HMS发现号(HMS Discovery)。两舰在1776年7月12日正式由普利茅夫出发,至1777年10月成功把欧迈送回大溪地后,库克的船队随即向北进发,途中于12月24日平安夜发现圣诞岛(即基里巴斯),未几于1778年1月发现夏威夷群岛,成为历来首批登陆群岛的欧洲人。库克一行于可爱岛(Kauai)威美亚作首次登陆,且决定再以三明治勋爵的封号把群岛命名为“桑威奇群岛”。
在夏威夷停留过后,库克的船队在太平洋向东北方进发,并驶至上加利福尼亚西班牙人聚落以北的北美洲西岸地带。在1778年3月7日,库克等抵达俄勒冈沿岸海域,他除了把最先看到的一处海角命名为恶劣天气角(Cape Foulweather),又在附近大约位于北纬44度30分的一处岸边登陆。可是,该处地如其名,库克一行未几就因为恶劣天气而被迫向南折到大约北纬43度的地方,此后待天气回复正常,才能够重新沿着海岸向北上溯。
库克的船队此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驶过胡安·德·富卡海峡,随后驶进今温哥华岛西部的努特卡海峡(Nootka Sound),最终于育谷(Yuquot,又名“友谊湾”)一个属于努特卡族(现今属于加拿大第一民族之一)的村落附近停靠。在1778年3月29日至4月26日期间,决心号和发现号两船停靠在努特卡海峡一处被库克命名为船湾(Ship Cove)的地方,这个小海湾即今日的决心湾(Resolution Cove),位置处于今布莱岛(Bligh Island)南端,育谷以东约八公里,两地之间为努特卡海峡所相隔。
庫克的船員與育谷村民雖然曾有一些不快的經曆,但雙方關系尚算融洽。在貿易方面,庫克一方在夏威夷的時候,他們只要用一些小飾物便可以換取所需物資;但在育谷,他們卻要使用更貴重的物品,對方才願意貿易。一般而言,金屬品都是育谷村民接受的物品,但他們很快便對鉛、白镴和錫制品失去興趣;至于庫克從對方貿易得到最貴重的物品,就只有一些海獺毛皮。庫克一行待在育谷期間,基本上都是由當地村民操控雙方貿易,育谷村民甚至曾登上庫克的船艦觀察,但庫克等人卻不得入其村。庫克也無法得悉誰是當地長老,但有學者推測,當地長老有可能是在1780年代至1790年代期間,活躍于皮草貿易的馬奎納(Maquinna)。
離開努特卡海峽後,庫克等繼續向北上溯至白令海峽,沿途一邊探索和一邊繪制海岸地圖,並在阿拉斯加紀錄了後人所知的庫克灣。在僅僅一次的航海旅程中,庫克便爲北美洲西北岸絕大部份海岸線繪制航海圖,成爲第一位爲這個地區繪制地圖的航海家。從此以後,世界地圖首度確定了阿拉斯加的延伸部份,至于俄羅斯以東和上加利福尼亞西班牙聚落以北之間一大片空白的太平洋海岸線,也因爲庫克的考察成果而得以填補和連接起來。
庫克的船隊在1778年8月8日駛過威爾士親王角進入白令海峽,數日後于8月14日駛入北極圈。不過,作出幾次嘗試的庫克始終無法繼續北往,在8月18日,決心號和發現號駛至北緯70度44分的海域,這是庫克在整個旅程到過最北的地方,但也是在這個時候,受到冰山和冰封的海面阻隔,庫克惟有決定向南折返。這時的庫克開始感到泄氣,而且還可能得上胃痛的毛病,他對船員的態度變得愈來愈不合理,更要求他們進食被認爲不能食用的海象肉。
庫克在回程時途經阿留申群島,期間曾在一些俄羅斯商旅的貿易基地稍作停頓,一直到1778年12月,決心號和發現號駛返夏威夷群島過冬,在群島一帶巡弋約八個星期後,庫克一行人最終在1779年1月17日于凱阿拉凱誇灣登陸,造訪群島最大的島嶼夏威夷島。庫克到訪的時候,當地人恰巧正在慶祝“瑪卡希基節”( Makahiki),该节日是一个祭祀波利尼西亚神明龙诺(Lono)和庆祝收成的节日。无独有偶的是,决心号的桅杆、帆和索具的形态,与部份用于节日祭祀的手工艺品相似;再加上库克一行登岸前,曾经顺时针环绕夏威夷岛一圈,而碰巧祭祀龙诺的队伍也是在岛上顺时针环岛巡游一圈。一连串的巧合使身为决心号舰长的库克被部份岛民误认为是龙诺下凡,一时间对他和甚至是部份随员顶礼膜拜、奉若神明。当地部族长老还向库克赠与头盔和斗蓬,以突显其在岛民眼中的崇高地位。以上的说法最先由有份参与探索旅程的人士提出,并得到美国人类学家马歇尔·萨林斯(Marshall Sahlins)等学者支持,但对于库克是否真的被岛民神化,各界始终仍存有一定争议。
遇害身亡
庫克與他的船員在夏威夷島逗留了大約一個月的時間後,在1779年2月4日重新出發,再一次向北尋找西北航道。然而,就在出發後不久,由于決心號的前桅損毀,庫克被迫帶領船隊折返,並在2月11日返回凱阿拉凱誇灣修理。庫克的回歸不單止出乎夏威夷島民的意料之外,也不爲他們所歡迎,原因是祭祀龍諾的“瑪卡希基節”已經完結,他們突如其來的回歸使島民大感驚訝和錯愕,這不單對島民的心靈構成沈重打擊,更使他們對庫克的虔誠信奉轉化成爲憤怒。
庫克一行人返回夏威夷島後,島民不單止拒絕補給食物和禁止他們砍伐木材,而且還隨手搶走他們的物品,種種爭執和不和使雙方關系變得緊張。在2月13日晚,發現號的小艇被當地島民偷走。庫克起初仍不以爲意,認爲這種偷竊行爲在大溪地等小島屢見不鮮,于是計劃在翌日到島上捉走部族首領或其他島民作爲人質,以求島民交還小艇。
在2月14日清早,庫克帶同一批海軍陸戰隊員登陸凱阿拉凱誇灣,試圖平息事件,但雙方早有成見,再加上彼此誤會對方的暗號和槍火,使雙方沖突一觸即發。在混亂中,庫克一方由于寡不敵衆,唯有後退到凱阿拉凱誇灣灘頭,他不單止安排同伴登上小艇撤退,而且還留守到最後。就在這個時候,庫克被島民從後打中頭部倒地,他雖然立即起來反抗,但隨即又被按在地上,然後再被島民用亂石擲打,繼而被人刺死,死時臉部朝下,貼著被浪花沖刷的岸邊。終年僅50歲的庫克,遇害時間約爲早上九時正,除他以外,同時遇害的還有四名海軍陸戰隊員,另有兩名海軍陸戰隊員受傷。
后世留传有关库克遇害前的画作,大多数均把库克描绘成调停者,尝试在混乱中平息两派纷争;但在2004年公开的一幅画作,却显示库克遇害前挥舞枪支,意图攻击迎面而来的岛民。这幅把库克描绘得富攻击性的画作由画家约翰·克利弗雷(John Cleveley)绘画,而正好克利弗雷的兄弟詹姆士·克利弗雷(James Cleveley)在库克的决心号上任职木匠,曾经目击事发经过,因此有学者认为这幅画作或许更如实记录库克死前的行径,也比其他版本显得更符合前文后理。
根据夏威夷人流传下来的说法,库克是被一名叫“卡拉尼玛诺卡豪奥韦阿哈”(Kalanimanokahoowaha)的酋长杀害的,而他的遗体与其他遇害海军陆战队员的遗体则当场被岛民拖走。库克虽为岛民杀害,但死后尸首却获得当地部族首领和其他长老保留,他们还以部族首领和最高长老专享的规格,为库克举行丧礼。在丧礼中,库克尸身的内脏被悉数移除,尸身然后再被烘烤,以便除去肉体;至于剩下的骨头则被小心清洁,以便保存下来作宗教供奉。库克死后,决心号舰长一职改由发现号舰长查尔斯·克拉克出任,而克拉克的遗缺则由决心号一级上尉约翰·戈尔(John Gore)替补。
克拉克主持大局後很快便成功緩和與島民的緊張關系,在他的要求下,島民在2月20日交還庫克的部份屍骸,當中包括已經損毀變形和難以辨認的頭部、以及被切斷的雙手。庫克的右手姆指和食指之間有一道獨特的疤痕,而島民交出的右手與這一特征吻合,因此庫克的同僚均相信島民交出的屍骸正是庫克本人。同日,島民又交出疑似屬于庫克的颌骨和雙腳,還有屬于他的一對鞋子和已損毀的滑膛槍。庫克的屍骸隨後由船員安放于一道棺木內,複于2月21日下午時份舉行海葬,把棺木投進大海。
在2月22日,决心号和发现号在克拉克的指挥下重新出发,再一次前往白令海峡,试图继续履行库克寻找西北航道的任务。可是在8月22日,克拉克自己却在距离堪察加半岛不远的海域因结核病病逝。数日后,戈尔于8月25日正式接任决心号舰长一职,而发现号舰长则由决心号二级上尉詹姆士·金恩(James King)出任。此后,决心号和发现号放弃探索西北航道的计划,并决定启程返国。两舰由阿瓦查湾出发,一路沿日本、福尔摩沙、担杆列岛和澳门南下至南中国海,然后由巽他海峡穿过印度洋,再经好望角驶入大西洋,经过长时间的航行,最终在1780年10月7日返抵英国伦敦,正式为前后超过四年的航程划上句号。库克与克拉克的死讯早在决心号和发现号返国前已传至英国,因此两舰返国的消息未有引起很大震撼,而库克生前撰写关于第三次航海的周记,则由金恩返国后加以整理和发表。
英王喬治三世曾打算在庫克返國後,向他授予世襲從男爵爵位,但因爲庫克之死而未能實現。雖然如此,英廷仍向庫克的遺孀伊麗莎白授予一筆可觀的長俸,以作慰問。在1785年,喬治三世複向伊麗莎白頒授一面紋章,供庫克的家族成員使用。伊麗莎白一直活到1835年,即庫克死後56年,才以93歲之齡逝世。

上一條:世界八大航海家 弗朗西斯·德雷克
下一條:世界八大航海家 亨利王子

關閉

  • 山東省日照市東港區山海路369號
  • 院办:0633-8672001 招生电话:0633-8672222 8672345
  • 學院郵箱:office@rzmevc.com
  • 微信公衆號

  • 新浪微博

  • 抖音號rzmevc

Copyright 2015-2019 日照航海工程职业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21059号